剛剛更新: 〔點化江湖〕〔第一寵婚:墨少的〕〔快穿之替你如愿〕〔超級私服〕〔星際二婚之全能后〕〔我真沒想當巨星啊〕〔穿越之青史留名〕〔吾道擎蒼〕〔錦繡明魁〕〔最強妖孽天王〕〔戰國大召喚〕〔美女總裁的兵王高〕〔火影之英雄爭霸〕〔重生最強毒醫圣手〕〔都市超級高手〕〔強勢鎖愛:總裁大〕〔穿越之長嫂難為〕〔滅世武修〕〔詭秘神探〕〔進化的四十六億重
79彩票官方网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重生之都市狂仙 第567章秦煙兒(祝大家小年快樂)
    冰窟內,雖寒冷,卻少那凌厲如刀之冰風。

    熊王伸著寬大的舌頭,舔舐著熊崽,可以看到,它身下的傷口已經愈合十有六七,不超一夜,便可盡數恢復。

    這便是長青之力的可怖,不僅能愈己體,更可愈眾生。

    在這熊王旁,秦軒坐寒冰閉眸,奧黛拉若仆站在一旁,她似乎在怔怔出神,神思不定,若苦思不解,若迷茫不前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流逝,月明星稀,秦軒才微微起身,他走出冰窟外,望著那冰裂溝壑,望著那諸多裂痕,只是一眼,他便已經抬頭望向天上群雄,浩瀚之月。

    他靜靜望著,誰也不知他心中所想,心中所念。

    奧黛拉跟隨在秦軒身后,她隨著秦軒的目光一起望著。

    驟然,天際之中,一縷奇光異彩,奧黛拉神色一震,旋即,異彩諸多,竟連片成河一般,好似天上有一條七色長河緩緩流淌。

    極光!

    世間奇景!

    奧黛拉怔怔望著,眼中泛起癡迷,對于美好之喜好。

    秦軒自然那也看到那極光,不過他只是淡淡的望著,無驚無喜,眼眸倒影著天上那條七色長河,望著那浩瀚星空。

    兩人,便這樣站著,一人發呆,一人卻仿佛若有所望。

    直至,那極光散去,直至,那月落自星穹,朝陽升起,極地夜短,只見那朝霞漫天,秦軒這才微微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他望向奧黛拉,只見奧黛拉卻已是回過神來,眼中泛異彩。

    秦軒一笑,負手向冰窟內而行,“可是悟了?”

    奧黛拉垂首,她跟隨著秦軒腳步,慢慢而行,“迷茫多日,終有所得!”

    秦軒腳下一頓,便繼續向前走去,“可知前路?”

    奧黛拉輕輕點頭,露出笑容,“知了!”

    她抬頭,望著那道背影,她曾看秦軒殺戮無情,也曾看秦軒心懷慈悲。

    曾看秦軒狂驕,也曾見秦軒劍河迢迢。

    終在夜色中,她望那極光,曉天下光明何止一種,望星穹皓月,望那一人絕世身影,她終得前路。

    秦軒一笑,他不曾再問。

    不過,奧黛拉卻是輕輕道:“我為青帝之仆,得青帝慈良而救?!?br />
    “如今我已經止步不前許久,青帝卻已經殺十大地仙于世,斬滅世級如螻蟻?!?br />
    她聲音平緩,在這冰窟中蕩漾著。

    “自今以后,我不在求半分光明,只求跟青帝光輝而行?!?br />
    她抬頭,帶著笑容,“我不愿將來,連追尋都做不到,只求奮進,緊隨青帝后!”

    秦軒腳步再次一頓,他望著奧黛拉,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他聲音微涼,“我之路,便是追尋,也是劫難百萬,你這一條路,并不好走!”

    秦軒不曾想,奧黛拉卻選擇這樣一條路。

    他求長生,自修真界,自那仙界,求長生之人何止億萬,最后,可有一人長生?

    隕滅在歲月迢迢之中的人太多了,有大帝,有一方傳承之主,更有無盡那苦求長生而折損半路之人。

    便是追尋他之路,稱不得半絲容易,如登天,絕世,無敵之困阻。

    奧黛拉不為所動,“至此,世上再無奧黛拉,只有青帝之仆!”

    “青帝慈悲,我亦慈悲,青帝殺戮,我亦提劍而行?!?br />
    秦軒眉頭鎖的更緊了,他想勸奧黛拉斷絕念想,但望著奧黛拉那雙眸子,卻是搖頭一嘆,不再出聲。

    “我信仰多年神明,如今,我已不想再信仰神明,若這世間還有什么能讓我心甘情愿信仰的……”

    奧黛拉直視秦軒目光,“唯有青帝了!”

    她聲音有一絲凄涼,也有一絲堅定。

    隨后,奧黛拉便低頭,“世上再無光明教廷第一圣騎,再無奧黛拉,如今,我已是無名之人,請青帝賜名!”

    秦軒眉頭微鎖,注視著眼前這女子,幽幽一嘆。

    “不知險阻而行,終為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“若你真有此愿,愿以此路前行,我不愿干涉眾生路途?!?br />
    “賜名?”

    秦軒淡淡一笑,“便以煙兒為名,以我秦字為姓吧!”

    “你可記住,煙,遇風則散,遇山而分,世間終有千難萬阻,煙卻從不會與那風爭,與那山搏,你本此間人,卻要踏此路,若有困阻,可惜命,可退,可不前,我不會怪罪!”

    秦煙兒便要開口,秦軒卻是已然轉身。

    “莫道執拗,且歲月后,你前路何其艱阻,自知!”

    秦軒負手而行,徒留秦煙兒一人怔怔發呆。

    她轉頭望向冰窟外那浩瀚朝霞,低喃著,“煙兒么?”久久難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冰窟內,熊王母子早已經恢復了,那熊崽不知不覺已經睜了眼,它看到秦軒,竟然不曾退避,反而蹣跚向秦軒而來。

    秦軒一怔,他輕輕一笑,望著那熊王,“該走了!”

    熊王起身,龐大的身軀使得這冰窟微微一震,它銜著熊崽,將其一甩,扔在背上,隨后,它低頭發出一聲低沉的嗚聲,似乎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秦軒眼眸之中閃過一絲驚訝,“你有寶物贈我?”

    熊王晃動頭顱點頭,前肢一沉,竟然跪在地上,似乎讓秦軒踏背脊。

    秦軒望著這一幕,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“秦煙兒,走了!”

    冰窟內,秦煙兒回過神來,便向熊王走來。

    兩人登上這熊王背脊,盤膝而坐,這熊王背脊寬厚,如大地一般,只見那熊王奔騰,竟然不見半絲不穩。

    秦煙兒抱著那熊崽子,熊崽子也不見外,親昵的蹭了蹭秦煙兒,使得秦煙兒露出笑容,若光輝。

    秦軒靜靜的坐在這熊背上,感受周圍風雪,望著周圍極地景色倒退,望著那諸多北極生靈因熊王之威散去,望著那不斷越過的極地。

    他輕輕一笑,“人言獸可怖,獸語人心毒,眾生,皆平等罷了,何來高低,只有強弱!”

    “強者高在上,低者命無常!”

    身后秦煙兒聽著秦軒這句話,美眸泛起異彩。

    克羅王欲殺熊王奪皮骨,連這出生幼子都不放過,縱然這熊王再可怖,卻也難敵人心毒。

    熊王舐子情深,明知不敵卻亦不退步。

    得救命之恩卻以寶相贈,更愿承那如刀割身之痛楚。

    誰敢言,人善獸惡?

    她想起秦軒言語,喃喃道:“皆眾生罷了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老夢愿手持紅塵筆,書一人仙途,道一界宏闊。

    在此,老夢祝愿大家節日快樂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夫人虐渣要趁早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男主,你的小青梅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劍骨〕〔神醫狂妻:國師大〕〔先婚后寵:總裁大〕〔蜜寵999次,總裁大〕〔三國之我是袁術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79彩票官方网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