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西游之斗戰圣佛〕〔無良房東俏房客〕〔醫品太子妃〕〔箭魔〕〔重啟修仙紀元〕〔我在異界有座城〕〔禁區獵人〕〔秀才家的俏長女〕〔黎明之劍〕〔山溝皇帝〕〔特種兵之種子融合〕〔尋唐〕〔漫威里的德魯伊〕〔小城女律師〕〔逍遙戰神〕〔我真不想當偶像〕〔真不想劇透〕〔俠女來襲:本王妃〕〔從吞噬開始〕〔農園醫錦
79彩票官方网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重生之都市狂仙 1105.第1105章詭秘符文
    雕蟲小技爾???

    霧渡的臉色在這一刻青紅交加,尤其是自己全力施展喜啊,竟然被秦軒一印破開。

    這更讓霧渡心中感覺到極大羞辱,“你一介化神,還敢如此猖狂!我倒想看看,你能擋我幾招!”

    音還未落,他便已經凝訣而出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五品靈決,白霧翻騰,化作滄海,向秦軒碾壓而來。

    與之前不同,這白霧不曾有半點飄渺,反而每一縷,都沉重萬分,如要壓山岳。

    “這是霧家的明空鎮妖訣!”有人發出驚呼,這明空鎮妖訣在中土極具名氣,是當今的一位霧家老者所創,曾經在大荒山脈,鎮壓了一尊合道妖王,憑借五品靈決,卻壓合道。

    白霧若天河傾瀉,入眼茫茫。

    秦軒手提朱問少年,一人入白霧之中,身前,護體真元不斷震顫,甚至有裂痕浮現。

    秦軒入此白霧長河之中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松開了朱問,輕喝道:“大金兒!”

    大金兒從秦軒肩膀飛出,以米粒之大,抓住了朱問,隨后,秦軒身軀一震。

    八荒戰體全開,雙拳之上龍紋有九,他猶若一人開長河,向前方轟擊而去。

    拳落白霧,就仿佛在砸山岳。

    轟轟轟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,如若雷鳴滾滾。

    秦軒眼中有精芒,猶若一人開辟出道路。

    他近乎將這白霧砸散了數十米,前方依舊是白霧茫茫,身后那開辟出的道路也被白霧籠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想你化神,也能破我霧家靈訣,癡心妄想!”

    空中,霧渡露出笑容,感受被困在白霧之中的秦軒,眼中掠過冷意。

    明空鎮妖訣,只要他法力不斷,白霧便無盡,甚至還可以迷惑感知,當初合道大妖,便是在此中被他霧家老祖硬生生的耗得的力竭而死。

    白霧之中,秦軒似乎也察覺到了,嘴角微挑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道靈訣,莫說是白霧困我秦長青,便是仙界天河,又豈能阻我?”

    他聲音在這白霧之中響起,赫然間,腳下一踏。

    斗戰九式,踏萬象!

    一踏之下,這一片白霧,近乎被他踏穿,天珠城地面,赫然出現一道巨坑,四周樓宇,甚至包括那天珠樓,在這恐怖裂痕之下,也瞬間瓦解,白霧周圍,浮現出一片廢墟。

    眾多修士望著這恐怖的一幕,面露駭然,方圓十丈之地,瞬化廢墟,而且秦軒還是在明空鎮妖訣之中。

    白霧內,秦軒借此一踏之力,人若狂龍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他雙拳捏虛空,血氣如化巨錘,轟擊在了頭上。

    一聲轟鳴!

    就仿佛是天錘落江河,一錘之力,近乎將整片白霧錘斷。

    斗戰九式錘天!

    秦軒眼中睥睨,第一正眼看了那空中滿面難以置信的霧渡,淡淡一笑,“霧家之人,我不曾找你,反而自取滅亡?!?br />
    還不待霧渡生怒,秦軒便若長虹,沖向了那霧渡。

    一瞬間,他便鄰近霧渡,眼中有漩渦,深邃若星空,仿佛窺透這世間一切。

    霧渡便要凝訣時,秦軒便已經動手了,他手掌如刃,斬在了霧渡的護體真元上。

    道君中品的護身真元,在秦軒的掌刀之中猶若紙糊,若仔細看去,可以發現秦軒手掌有一種繁密的血紋,這些血紋與八荒戰紋不同,仿佛更像是一種禁制,在這禁制下,使得秦軒手掌鋒銳至極。

    這一掌,便向霧渡凝訣雙手而去。

    霧渡心中大駭,不顧靈決,不顧道君傲然,霎那間,一念動,有一道盾牌,如若鱗甲,浮現在他身前,擋住了秦軒這一掌。

    在這一掌下,秦軒手掌上的符文彌漫著,與那鱗甲盾牌爆發出轟鳴,虛空更有巨浪,仿佛兩座山岳碰撞,虛空都要踏毀。

    霧渡只感覺心神如若被大錘撞擊,這五品法寶上傳來的反震之力實在是太恐怖了,仿佛這一掌,近乎能將這五品大盾斬為兩截。

    霧渡后退,此刻他哪里顧得上什么臉面,秦軒的身軀太過強大,而他卻非是法體雙修,近距離交戰,自然是他步入劣勢。

    還不待他退,秦軒仿佛看穿了霧渡的舉動一眼,比起霧渡的反應還快,向前踏出,一拳轟擊在那大盾上,他拳面上,有詭譎符文,一拳轟落,那五品大盾上的陣紋似乎都要潰散,仿佛被這一拳震滅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朱家老祖在遠處,秦軒的攻伐,瞳孔驟縮。

    法寶之所以有法寶,是因為材質不凡,再加上熔煉大陣,方才有種種威能。

    而法寶上的陣紋,更是堅固至極,一般情況,只要法寶本身不破碎,法寶陣紋近乎不可能被摧毀,但現在,那玄冥鱗盾上的陣紋竟然有被砸散之勢。

    這絕不可能,也太過不可思議,仿佛秦軒的拳足以破陣,破法一樣。

    朱家老祖注視著秦軒,鏡子上近乎放大了許多倍,看到了秦軒拳面上的那些符文,但讓朱家老祖滿面茫然的是,他根本不識,只是直覺,能造成陣紋近乎渙散之力,與秦軒拳上的符文有關。

    在朱家老祖震撼之中,秦軒已經攻伐若狂風暴雨。

    他拳腳交加,每一拳,每一腳,近乎都是轟擊在了法寶的薄弱之處,更是封住了霧渡的退路。

    霧渡若不停留阻擋,他必然要以身軀承受秦軒攻擊。

    此刻霧渡,近乎是有苦難言,只有在苦苦支撐,甚至嘴角已經在溢血。

    玄冥鱗盾上的反震之力太恐怖了,每一次近乎都讓他感覺被山岳撞擊,這種力量,怎么可能是化神境修士所能擁有的。

    周圍修士,更是目瞪口呆,望著那在空中如若沙包一樣的霧渡,腦海之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化神境戰返虛道君,竟然如此摧枯拉朽,難不成,墨云星上已經是十日橫空了么?

    就在這時,那玄冥鱗盾上的陣紋,終于散去了,光芒暗淡,縱然材質不凡,卻已經無了法寶光芒。

    一件五品法寶,便如此毀在了秦軒拳下,甚至霧渡還不曾反應過來,他便陡然發現,他已經操控不得玄冥鱗盾。

    秦軒若一尊戰神,眸光冷漠,一拳包裹在八荒戰紋,詭譎符文之下,直接轟碎了那霧渡的護體真元,落在了霧渡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法力如潮,在這一剎,霧渡近乎只能做到這種程度,防御秦軒這一拳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拳,霧渡近乎噴血后退兩千米,人若流星,掠過身下樓宇。

    秦軒這一次也不曾追擊,他望著霧渡在遠處噴血,拳上那禁制悄然散去。

    他一拍腰間,玄光斬龍葫已經浮現在空中,赑屃有靈,化作丈大虛像,馱著玄光斬龍葫。

    “道君罷了,卻想為霧家出氣,找回一點顏面,可惜……你們太小覷我秦長青了,區區霧家,我秦長青從不放在眼中?!?br />
    “你霧家不敢殺我秦長青,但我秦長青殺你霧家道君,你霧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秦軒緩緩出聲,法力入玄光斬龍葫,赑屃長嘯,有龍吟騰天地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一字,玄光驚天,如裂天地!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〕〔夫人虐渣要趁早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男主,你的小青梅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浪跡武俠世界的小〕〔劍骨〕〔神醫狂妻:國師大〕〔先婚后寵:總裁大〕〔蜜寵999次,總裁大〕〔三國之我是袁術〕〔都市之娛樂圈太子〕〔79彩票官方网
  sitemap